运用科技带来更丰富的体验

营业总部销售推进统括部统括部长

市村椎座

Scroll for more

KIOXIA(铠侠)株式会社将「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作为使命。那么有关「记忆」,KIOXIA(铠侠)的成员们又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将探寻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求的未来目标「我的世界新记忆」。
这次将要访问的是,营业总部销售推进统括部统括部长市村先生。市村先生将从大学时代的记忆谈谈有关「记忆的保存法」,同时也会就铠侠的目标「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谈谈自己的理解。

Top image
1990年进入东芝工作。从事对海外出口半导体的扩大销售业务,以及存储器产品的市场运营等工作。现在作为营业总部销售推进统括部的统括部长,指挥着NAND闪存及SSD的所有销售扩大业务。17年开始人事调动到东芝存储器集团(现为铠侠株式会社)。

教授的身影,至今仍留存于记忆当中

市村先生即将迎来进入东芝的「连续工作第30个年头」。过去一直从事对海外出口半导体的销售扩大业务,以及存储器产品的市场运营等工作。现在作为营业总部销售推进统括部的统括部长,指挥着NAND闪存及SSD的所有销售扩大业务。

对市村先生来说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大学时期得到过指导的「与研讨会教授之间的回忆」。

市村先生在大学法学部法律专业专攻「民法(债权法)」。某一天,和研讨会参加者就「胎儿的权利能力」展开了辩论。

在法律上,人类作为自然人拥有权利能力的是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的。那么,在母亲胎内的胎儿是否拥有权利能力呢。这是「胎儿的权利能力」的主要论点。

这些问题也经常在母亲与出生前的胎儿一同死去的官司,或是以胎儿的继承权为论点的官司中引发广大深思,过去也曾有过「将胎儿视为已经出生的生命」的案例。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胎儿的权利能力』是最关心的问题。同时,没有出生的胎儿是否具有权利能力,在法律上来说是正确的,但还是有无法解释的部分存在。正是当年研讨会的教授解决了当时我的疑问」。

市村先生从当时的记忆中回想起那时教授说过的话。

「只要作为人类来到了这个世界,不论是谁都会有独自一人的不安或是对死亡的恐惧。最终“我”这一存在将会确确实实的不再留存于这个世界上。所以人会组建家庭这一共同体,留下子孙,然后留给孩子“一些东西”。对于当时的我的提问,教授非常真挚的给了我这样的回答。并不是法律上的理论,而是『人是不安又无常的存在,所以才会将自己的梦想交给下一代去编织』,对于教授的这番哲学性的回答,让我十分感动。他也是一位身影十分潇洒的老师。」(市村先生)

不论数字化如何进步,终究不会超过“实物”

如何将30多年前市村先生那些“记忆”保存下来呢?市村先生一边谈及科技,一边探讨这个问题。

「将教授个人的魅力,或者面对我当时提问时所表现出的姿态,正确的留给后世也许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是社会名人的部分生活,也许会有小说或是电影之类的作品保留下来。但是对于社会上不被广为人知的一般人来说,想要留下记录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吧。

要么就如同我现在这样直接说给身边的人听,要么就是能够让人想起他的有纪念价值的物品、照片或是视频之类的片段性的东西。但我是这么想的,最重要的东西,说到底不应该是只存在于自己内心的“真实”的东西吗」

数字化技术每天都在进步。作为能够记忆的技术,大容量的存储器也已问世。但尽管如此,市村先生也还是认为「不论技术如何进步估计也比不上“实物”」。

「在不久的将来,像是AI或是VR之类的技术发展起来,能够使未来的生活变得比现在更加便利,我也很期待能够实现的事情会更多。但是,正因如此,我觉得像这样的先进技术也无法完全表现出来的东西将会对于我们今后的生活来说,更有意义吧。比如说亲自去美术馆看梵高的『向日葵』的人,看着眼前这幅作品,凹凸不平的,不容观众置喙的形态与存在感,当时应该会被震撼到。因为,那里应该有着画册或电视影像无法表达的视觉体验。并且,我认为不论用多么优秀的技术,也无法抓住其本质并再现出来。

话虽这么说,随着技术的进步,知觉变得正确的话——比如如果能够将『向日葵』用正确的3D技术表现出来的话——那么就能够让人受到比『想看“实物”』这一想法更强的刺激。我认为我们现在变得更加需要像这样能够带来丰富化的技术了」(市村先生)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当今事业都要归功于技术人员的直觉

东芝集团于1987年发明并发表了NAND闪存的原理,1992年成功研发了世界上第一个16MB的大容量NAND闪存。90年代后半期开始到2000年以后数码相机产业崛起,NAND闪存也被SD卡等存储设备使用,同时,使用了NAND的USB存储设备成为了电脑的外存标配。最终NAND闪存用于很多移动设备,席卷了存储器市场。

市村先生给我们讲解了当时的状况,包括从那些熟悉可以称为NAND开创时期时的技术人员的前辈们那里所听到的话。

「这是一种『虽然纤细容易坏,却能用非常低的成本实现更大容量的芯片。应该能够取代HDD』——在这样的开发方针下开始的NAND闪存,也在繁荣期较长的DRAM(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的活跃下被忽略了许久。加上市场也尚未成熟,当时地位也很低,曾几度因为董事会成员的命令差点陷入中止开发的危机之中。」(市村先生)

但是,技术人员们阻止了这样的情况发生。

「努力坚持不懈着NAND的开发,保护着这份技术的原动力,我觉得一定是来源于开发人员的“直觉”。换言之,『虽然隐隐约约,但觉得是对的』,或者是『这一定能成为非常厉害的东西』——这样的直觉。虽然能够说出NAND的技术性优势,但那会成就多么大的事业,老实说不知道。但我仍然觉得,即使不知道也无所谓。」(市村先生)

通过技术力与感性让世界变得更精彩

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2019年10月步入新的轨道的铠侠,制定了这样的使命。在最后,市村先生对这样的公司使命,讲了如下的一番话。

「铠侠是一家技术公司,所以技术才是核心。以技术力为基础的合理判断是非常重要的要素。但是,同时我也想一直珍惜一种感性,去思考有了技术发展,世界会因此变得如何呢 这样的问题。『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不正是体现了这种想法吗。今后也想不断扩大技术公司可以开拓的可能性和视野,开展『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的事业,不单单把存储装置看作是一种“零部件”,而是把它看作能给未来的社会、文化、历史的形成做出贡献的产品」(市村先生)

撰稿:安田博勇/拍摄:伊藤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