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记忆的技术” 扩展至 超越想象的领域

尖端存储器开发中心

佐贯朋也

Scroll for more

KIOXIA(铠侠)株式会社将「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作为使命。那么有关「记忆」,KIOXIA(铠侠)的成员们又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将探寻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求的未来目标「我的世界新记忆」。
这次将要访问的是,在尖端存储器开发中心从事下一代存储器开发的佐贯朋也先生。我们向参与制定了「将记录转为记忆」这一铠侠蓝图的佐贯先生,询问了对下一代存储器的期望。

Top image
1999年,进入东芝工作。进公司十年以来一直从事于LSI系统的研发。之后,经历了针对终端消费者的产品企划开发等工作,现在先端存储器开发中心从事下一代存储器的研究开发。2017年人事调动到东芝存储器集团(现为铠侠株式会社)。

被自由的公司氛围所吸引,为半导体事业倾注热情。

佐贯先生于1999年春天进入东芝。在此之前在大学里专攻固体物理学,他回忆当时就已有「想要在这个被称作为“中心”的地方从事半导体研究开发」的想法。

当初原本想要继续升学攻读硕士,但是从前辈和朋友们那里听说「东芝的半导体开发挺有意思的。好像能够自由地研究自己喜欢的领域」,萌生了「如果是那样的公司的话,我也想试试看。」的想法。随后顺利被东芝录用,分配到了「LSI系统(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开发部门。

「拥有许多功能的LSI系统,是由掌握理论的逻辑电路和存储器构成的信息设备的核心部件。从进入公司那时开始,我是专攻于高性能电晶体以及混合型存储器领域的。在那个年代,制造、开发时常被要求必须是最先进的技术,当时东芝与IBM、Intel、TSMC等制造商的开发竞争也相当激烈。」(佐贯先生)

回想起「快乐」这一原动力,再次投身于半导体开发现场。

进入公司10年左右,在愈发激烈的开发竞争中,东芝的LSI系统开发事业也渐渐地流失了市场,只得被迫缩小其规模。但尽管如此,佐贯先生依旧通过与海外制造商之间的共同开发寻求生存,之后被派遣至美国的IBM公司一年。回国后离开了LSI系统的开发,加入了开创半导体新事业的团队。

「曾从事于体温计、活动监控器、农业用传感装置等面向终端消费者产品的企划开发。比如在农业领域的话,也有进行过『使用无人机对田地进行拍摄,把传感装置得到的数据交给AI来进行农作物生长情况的判断,帮助农作物的栽培』这种,类似于现在的“智能农业”的先驱研究。」(佐贯先生)

但经历了与农户们亲身接触后,佐贯先生再次萌生了想要回到半导体开发领域的想法。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依靠新技术和高度IT化经营的年轻农户比较多,这点蛮让我吃惊的。他们并不是以赚钱或是使农作更加轻松这种目的经营农业,而是为了『将自己栽培的安心又安全的蔬菜,送到人们手里时能看到的那种喜悦。仅仅是因为快乐才经营农业的』。我想要珍惜这种感受与生活态度。」(佐贯先生)

如果是真正需要的服务或技术的话,那么用户就会凭着自己的想法判断去获取。但自己最感兴趣、最想从事的事业还是半途而废的状态,仍然还有想做却尚未完成的部分。想到这些,佐贯先生便决定回归当初进入东芝所怀抱的想法,再次回到半导体开发现场。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技术革新之后的关键词,就是重视感情的「存储器的记忆化」

佐贯先生自2016年开始参与工作的「先进存储器开发中心」位于闪存一大生产基地的四日市工厂。这里是研究开发下一代存储器,并确立其量产化方针的机构。但是,佐贯先生认为「不只是今后与开发相关的部分员工,而是制造、销售、市场等与存储器制造相关的所有人,都应该思考下一代存储器的理想形态」,致力于开发事业。

「1987年发明的NAND闪存是结合了『细微化』『多值化』『堆叠化』等技术革新,通过增大容量实现单位比特成本的最低化。现在的主力产品3D闪存『BiCS FLASH™』,则是将以往以平面(2D)排列的闪存单元以垂直方向层层堆叠(堆叠化),维持原来大小的同时却成功地大幅提升了记忆容量。

在一定的范围内,市场上都会通过堆叠来扩增容量,但是总有一天会遇到瓶颈。就如同无法无限制地往上盖高楼一样,堆叠也并非是无限的技术。于是,我们发现的新开发方向便是“记忆”」(佐贯先生)

从存储数据的「记录装置」,转变为触动人心的「记忆装置」——。
有关铠侠株式会社(KIOXIA)这一展望的制定,与佐贯先生自己也有所关联,从「大容量化」再进一步,朝着记忆装置进化的方向前进。

「比如说,到第一次到访的国家,在一直都很向往的建筑物或景色前与重要的人一起拍的合影,和因为手机的误操作不小心拍到的照片。他们的数据容量都几乎是一样的。但拍摄者的“感情”量却有着天壤之别。一直以来制造着“记录装置”的我们,并没有考虑到使用者的“感情”或是“心”这样的存在。但是,通过将目光聚焦在使用者的感情或心情上,则可以探索存储装置大幅进步的可能性。」(佐贯先生)

佐贯先生认为,每当在使用存储装置时,或是接触到过去的记忆时,人们肯定会抱有着某种情感。超越普通「记录装置」的框架,踏入了「记录与感情的关联性」的「记忆装置」,才是下一代存储器该有的样子。

「我们接下来想要创造出的“记忆装置”没有大容量化或是堆叠化这样简单明了的目标。并不是说在研发上花时间下了功夫就能够得到答案,也许更加需要的是和技术人员不同角度的想法。正因为如此,我认为铠侠的员工每一个人都说出自己的想法,积极地参与到产品开发中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佐贯先生)

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创造出能够给生活带来巨大意义的「记忆装置」

佐贯先生认为,比起专注于多用途存储器的制造,「满足用户的需求,制造不同品种的存储器」更为必要。因为「根据使用场合的不同,存储器所需要的功能也会不同」。那么,铠侠所追求的「记忆装置」又能够在什么样的场合下灵活运用呢。

「灵感其实在生活中到处都是。特别是在兴趣或娱乐领域里,因为记录和感情有着很强的关联,所以这些领域可能对“记忆的技术”有需求。比如我喜欢看相扑比赛,第一次去国技馆,在相扑场地的旁边,坐在相扑选手的后面看相扑比赛的那个经历,非常的有冲击性,难以忘怀。

为了让观众能够在足球比赛的实况转播中多角度的欣赏比赛,大家正在进行多视角影像技术的研究。如果同样从相扑场地的不同视角,能将相扑选手们的比赛记录下来观赏的话就好了,这么想想都会不由地感到很兴奋。如果有人想要开发的话,请务必找我合作(笑)」(佐贯先生)

最后,再请佐贯先生谈谈有关存储器技术的将来。

「无论技术进步到何种程度,能够产生新想法的只有人类。利用进步到现在的NAND闪存技术,我想要结合全公司员工的力量开发出领先20年、50年的新型存储器。我认为将公司名称改为铠侠,将会成为我们自身发生改变的一个重大契机。我想要不断地创造出,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大的意义,让世界更加精彩的产品」(佐贯先生)

撰稿:安田博勇/拍摄:伊藤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