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创造出 连“感情” 都能够被记忆的未来

战略部合作战略主任

大野真生

Scroll for more

KIOXIA(铠侠)株式会社将「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作为使命。那么有关「记忆」,KIOXIA(铠侠)的成员们又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将探寻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求的未来目标「我的世界新记忆」。
这次将要访问的是,战略部合作战略主任,负责与美国Western Digital公司合资事业的 大野真生女士。大野女士说,她想将孩童时期和参加工作后的生活中获得的「快乐的记忆」「开心的记忆」传给后世。

Top image
2007年,进入东芝。从事于半导体事业部-存储器事业的制造管理以及预算制定的工作。2013年开始参与四日市工厂合资事业的运营、预算·制造调整等业务。2017年人事调动到东芝存储器集团(现为铠侠株式会社)。从2019年开始,在现在的总公司战略部负责合资事业的运营辅助以及合同交涉·策划制定。

负责与Western Digital公司合资合同的谈判

铠侠现在与总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硬盘驱动器和闪存设备的制造企业Western Digital公司(以下简称WD公司)共同出资,运营着3项合资事业。其中铠侠的四日市工厂是与WD公司旗下SanDisk公司共同投资的,世界最大的闪存生产基地。除此之外,在2019年岩手县北上工厂也宣布将与WD公司共同投资设备。

全权负责这些合资事业的运营,以及与WD公司之间的合同交涉工作的,便是战略部合作战略负责人大野女士。大野女士这样回忆从最初一路走来的历程。

「战略部合作战略工作有时会需要法务上的知识或是语言技能,但我原来是商学部专业。上任当时,我的法务和语言都不是特别擅长。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的最开始的第1~2年都是依靠着辞典和网络搜索与眼前的英语合同苦战的(笑)」(大野女士)

大约13年前进入东芝的大野女士,在刚进公司时,从事半导体事业部-存储器事业部门的制造管理以及预算制定。进入公司第7个年头开始负责四日市工厂的合资事业运营以及预算、制造调整的工作,直至今日。

从激励的邮件中,感受到这份工作的价值

「其实、当初并不是特别希望被人事调动过去」的合资事业运营,而且与WD公司的合同谈判工作「时常被紧张气氛包围」,但在其过程中也感受到了莫大的成就感。

「过去完成了某个非常难的合同交涉时,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当时领导谈判的是我在战略组时的上司,那位上司在与公司上层的邮件报告往来时,中途开始把我加进了收信人中。我在那次的谈判中不过是个小小的实际操作负责人,但上司却非常照顾我,像是告诉大家『追加到收件人中的同事也非常努力地参与了谈判』。之后,公司上层给我发了鼓励邮件,我由衷地感受到了『我也是战略组的一员啊!』。那时的感动,我永远不会忘记」(大野女士)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圣诞节寻找圣诞老人的回忆

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孩童时代的大野女士是在美国·纽约周边度过的。至今依然深刻地留在大野女士脑海里的,是当时圣诞节的回忆。美国的圣诞节与日本的圣诞节在氛围上有些不同,家门前都会装饰上圣诞花环和彩灯,并且基本都会在客厅装饰真的圣诞树。而且作为大野家的一种习惯,如果在圣诞树下放上写给圣诞老人的信,第二天早上,树下肯定会放着礼物。

「当然那个时候的我也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存在,所以写了信。记得好像是4岁的时候吧,也曾有过差点就能见到圣诞老人的机会。某天晚上,突然听见了从浴室传来的父亲『哇!』的惊叫声,和妈妈一同赶到浴室的时候,爸爸非常兴奋地说『刚刚透过窗户看到了圣诞老人!』。而后一段时间,我都守在浴室的窗户旁边,一直寻找着圣诞老人......」(大野女士)

那之后,礼物貌似就出现了,但最终也没有亲眼看见圣诞老人。

「并没有向父母确认过事情的真相。当然,那应该是父母为了让孩童时期相信圣诞老人存在的我开心,所安排的“作战”吧。只是,在这份记忆的延长线上还有一个当时比较难受的回忆。我有一个比我小四岁的弟弟,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想要给弟弟一个惊喜,没想到问了平时和弟弟关系比较好的我,问我弟弟想要什么玩具......。这完全就是把相信圣诞老人存在的我一起拉拢进恶作剧的准备一方了(笑)」(大野女士)

为了拥有将不可能化为可能的开发能力,想要为开拓伙伴作贡献

除了与家人间幸福的圣诞节回忆以外,大野女士还很清楚地记得那些激动人心时的感情。之后,大野女士将对「遗忘」这一人类记忆的特征进行了讲述。

「人类的大脑相当的不可思议,感觉总是能够很快将那些悲伤的回忆或是心痛的回忆忘却。当然,从大型灾害或是社会性事件当中吸取的教训必须要深刻的记忆在脑海中,并留给后世,但我认为能忘记不好的回忆是人类记忆的优点之一。」(大野女士)

「但是人类,有时也会忘记与不好的记忆相反的“美好的记忆”」大野女士接着说。

「特别是从日常的生活中,我感受到的是,虽然能够把动摇自己感情的“事件”说给后辈听,但将那个时候的“感情”传达给别人或是和他人共享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在工作中收到激励邮件时的成就感和喜悦,又或是小时候在家里的窗边找圣诞老人时的那种兴奋。当然除此之外,职场上的大前辈所告诫的『用大脑的中心去思考』,以及从父母那里收获的爱等等这些正面的感情,根本就数不过来,我想要把这些感情,传达给那些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大野女士)

接着,就「记忆」的可能性,大野女士说了下面这段话。

「以现今的技术可能还无法达成,然而我愿意相信新生铠侠拥有实现记忆传达或是共享的可能性。将其实现的究竟是下一代存储器还是其他的技术......。虽然现在还说不准,但以我们公司的技术力来说是十分有可能的吧。我作为战略部的合作战略负责人,想通过能实现总公司这个目标的能力,与伙伴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为公司作贡献。」(大野女士)

撰稿:安田博勇/拍摄:伊藤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