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代代祖先的记忆 数据化 转为“生时的记忆”

Kioxia America, Inc.
业务开拓

Eric Ries

Scroll for more

KIOXIA(铠侠)株式会社将「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作为使命。那么有关「记忆」,KIOXIA(铠侠)的成员们又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将探寻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求的未来目标「我的世界新记忆」。
这次将要访问的是,在Kioxia America, Inc.领导存储器战略部门的Eric Ries先生。对「追溯祖先的家谱图」抱有兴趣的Ries先生貌似正在考虑「将自己的“故事”留到后世」这一存储技术的可能性。

Top image
2013年进入东芝,2016年人事调动到Toshiba Memory America(现为Kioxia America)。任职于记忆存储战略部门,作为高级副总裁,主要从事内部存储芯片和外部存储设备业务的技术及产品战略策划,以及成长战略方案的制定。

至今仍记忆犹新的15岁时的惊险冒险

铠侠在美国、欧洲、亚洲等地的其他国家拥有多个基地。这些海外关系公司之一便是「Kioxia America, Inc.」(以下简称KAI)。

Ries在东芝半导体&存储公司等的任职经历之后,于三年前进入KAI工作。在公司的存储器战略部门任职,作为高级副总裁,主要从事内部存储设备业务的技术及产品战略策划,以及成长战略方案的制定。

「存储芯片、存储设备将来将会如何使用。在这些市场上,铠侠今后将如何开展工作。简单来说,思考这些问题就是我的工作。」(Ries)

而Ries印象最深刻的记忆是在15岁的某一天的经历。

Ries出生于美国·犹他州的普若佛,成长于落基山脉所环抱的地方。在初中的时候搬家到了加拿大的亚伯达省,加入了当地童子军的Ries与伙伴们一同担任了集结全世界童子军的活动--「World Scout Jamboree」中的登山向导。据说当时为了做准备,在落基山脉进行了20英里(大约30公里)的远足。

「不论是当时的美景,还是身上行李的重量,还有味道什么的也还都记得。不过更加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我们一行在深山里迷路的事情。明明是在做登山向导前的准备工作,却在山里迷路了,有点令人害羞。(笑)」(Ries)

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也没有GPS,在落基山脉迷路了的Ries一行就只能通过纸质地图找寻回家的路。当时找到的连接高速公路的电线成为了线索,最终找到了从山里出去的路线。但通往高速公路的路程却是「爬下悬崖,跨越重重被砍伐的树,再爬上非常陡峭的斜坡」等十分险峻的路线。

「晚上就搭帐篷露宿,因为有熊会出没,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非常恐怖。但比起恐惧,身为小孩而感受到的“冒险精神”更加深刻的留在了我的脑海里。」(Ries)

无法忘记初次来日本时体验到的味道和感觉

19岁时第一次跨海来到日本的事情至今仍印象深刻。

Ries说「有幸现在依旧在工作上与日本有较深的来往。所以第一次来日本时的印象,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记忆」。那Ries对于日本的第一印象又是怎样的记忆呢。

「记得那是在9月上旬的事情,天气还有些炎热。当时我坐的飞机渐渐接近成田机场的滑行跑道,朝窗外望去,惊讶道竟有这么多的绿色植物。因为我生长的地方有许多的沙漠地带,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植物。走出机舱后就能感受到那令人无法忘怀的日本独有的潮湿感,以及当时闻到的“像是海岸边的香味和酱油的香气混合而成的”独特气味。」(Ries)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从祖先的日记里肯定有能学到的东西

Ries对于铠侠的「用『记忆』让世界变得更有趣」这一使命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

「作为一种兴趣,我正在追溯祖先的“genealogy”(族谱)。对我来说,追寻在200~300年前生活着的祖先们的故事,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体验。从他们的故事中,我想一定有生活在现代的我们可以学到的东西」(Ries)

但是,Ries的「追溯家谱活动」在大多数场合只记录了人口普查时的记录或是像出生、结婚·、死亡之类的人生重要事件。就算能够得到记录,也没有办法得到他们当时的“记忆”。因此,从记录的内容中重新构筑故事内容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就像Ries说的,对于他来说的“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就是「能够成为挖掘出先祖故事的重要线索」。

「那就是“写日记”。我每天都会把觉得后悔或者害羞的事情记录在日记里。可能大部分人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如果有幸发现了某本日记,试着读读看,作者走过了怎样的人生,甚至是当时的生活样貌都能了解到。所以对于调查族谱这个兴趣爱好来说,找到先祖的“日记”,那便是最开心的时刻。」(Ries)

将自己的故事留给后世,能成为所爱之人们的“生时的记忆”

15岁时的冒险心,19岁时对日本的第一印象——。他们无一不是深刻烙印在Ries脑海里的记忆。但是,当时并没有开始写日记,他后悔说「如果能够准确地留下当时的心情就好了」。

「季节性的活动、结婚典礼、喜事、悲剧、出生、死亡……等等,我们的人生时不时地会遇到一些触动感情的事情。把当时的心情完整地记录下来,就相当于把那些随着年龄增长而慢慢忘却最终死去后,保留下永远失去的“记忆”吧」(Ries)

Ries还说「想运用铠侠开发的新技术,把这样的记忆留存下去」。

「通过社交媒体等方式,我们生活中的片段,已经与存储器技术产生了关联。但可惜,现阶段还没有构建出将这些信息永久的、以方便读取的状态“记录·整理·共享·编撰”的方法。比如,通过容易利用的自动化技术,将我们每天日常生活记录·整理·共享·编撰下来,那后代的人们将会知道我们的故事,也许他们能从中学到些什么。

如果存储器或者软件技术足够发达的话,那我想这样的服务也会诞生。如果实现了那样的世界,我们将有可能成为我们所爱之人们的“生时的记忆”,不是吗」(Ries)

撰稿:安田博勇/拍摄:伊藤圭

返回主页